追蹤
大力改革台灣
關於部落格
從小,我就對改革現有制度有著非常大之興趣及使命感網路是個無遠弗界的世界,在此結交同好! 讓我們大家一起來想辦法!
  • 408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53、社區主義 5

153、社區主義 5
近年來,社區主義在歐美國家的呼聲響徹雲霄,社區似乎已經成為公共政策研究中,具有相當重要基礎的分析單元,西方國家觀察到以個人主義為中心的市場決策模式與以國家為中心的威權統治模式,都無法解決社會基本的問題後,他們紛紛提出社區主義的主張,以解決及統合社會與政治改革路線上的矛盾與徬徨,反觀台灣,台灣文化建設委員會於1994年,首先提出社區總體營造的概念與計劃,除了延續先前所提出的社區文化、社區意識和生命共同體的觀念外,並整合成一項具體的文化政策,當時李登輝也以社區主義的觀點,作為其貫徹施政的基礎,若干縣市首長也將社區主義視為主要的施政目標,社區主義在世界潮流的帶動下,已初步喚起了台灣人民社區意識的覺醒,社區主義在台灣的發展潛力確實不容忽視,事實上,台灣歷經了激進的1980、1990年代的社會批判與自力救濟運動後,人民及施政者也開始察覺到台灣政經結構改革路線上所呈現的無力與失望感,這種狀況確定無法藉由現行的政黨政治與代議政治運作來解決!
台灣長期以來,黨國一體的國家資本主義機制,以及徘徊在情緒與理性之間的民主決策模式,使得國家的公共政策無法在人民生活的社區中紮根與實現,因而必須放棄長期以來,以民間社會運動對抗國家機制的消極反抗意識,大家紛紛從體認中發覺,唯有從社區的特色與文化著手,展開一連串積極社區建設,推廣鄉土關懷的社區營造運動,或是從意識型態上塑造涵蓋全體成員「命運共同體」的和諧關係,方能化對抗為共榮,因此,這種趨勢可說是方興未艾,更成為當前公共政策設計與執行上的重要課題!
社區主義乃是指一群具有生活價值歸屬感的人們,為達到改善自身的生活目標,形成一股共同的社區生活意識,藉著社區人民自發性的參與公共事務,以培養出關懷社區公共事務的精神與參與感,進而促進社區生活改善的實現,其基本出發點在於修補當代社會親情及價值觀的分裂與斷層,以彌補人民對於社區公共事務的冷漠與疏離,未來應加強及鼓勵社區人民的積極參與、關懷與回饋,公民積極參與社區公共事務已是當代公共事務管理的一種必然趨勢,面對多元、民主與複雜的公共事務決策問題,過去傳統政府與民間上下單純的層級互動,似乎已不能應付時代的脈動!即使1990年代所揭櫫的自由主義與個人主義盛行,政黨政治及代議政治將自由主義與個人主義發揮的淋漓盡致,但馬上反映出自由主義與個人主義有集體盲目性的嚴重缺失,導致民主實質內涵的實踐失靈,所以針對社區主義之於自由主義的修正,就必須透過全民民主的直接參與和充分自主性的討論,在建構的自由主義下,擴大一加一大於二的集體民主主義內涵,如此,方能對公共事務決策問題產生因應及解決的辦法!
目前優秀的政治與經濟菁英們把人民的政治參與視為一種潛在的威脅,畢竟,讓政治既得利益者釋放自己的既得權力是一件難事!但在面對大時代的衝擊下,既得利益者已感受到大勢已去,所以也必須樂見其成,甚至,更需要去扮演積極扶助社區主義的角色,唯有如此方可創造出公共政策雙贏的局面,在民主制度中所設計的民選代表和官員,雖是一種人民參與政治的民主間接機制,但在公共事務問題的益形複雜、政府組織的擴大與政治利益的糾葛下,使得民選代表的監督功能逐漸喪失,甚至成為政治既得利益者的代言人,因此,尋找其他的政治替代參與管道,或是由人民直接投入(如網路公投),是當今要去思考的方向,所以我們必須重新建構政府與人民的雙向溝通管道,包括推動廣泛的說明會、討論會、公聽會、辯論會、公共論壇、人民公論等模式,來讓人民熟悉並參與處理公共事務,最後由人民透過網路公投來直接施政,這些都是應該極待建立的制度!
美國前總統雷根曾經說過:政府無法解決我們的問題,因為政府本身就是一個大問題!雖然此話稍具誇張,但也明指了政府在治理危機的威脅下,的確使得人民對政府的決策與執行功能產生懷疑,國內社會學者瞿海源也曾指出:當前台灣的政黨政治效能不彰,台灣民主理念要進一步發展的話,顯然不能光依賴政黨及代議士,民間必須繼續努力,加強從理念上和行動上,大力推動與落實民主實質的公民意識,而社區主義的實踐也在於反應這種現狀,以彌補政府與人民互相信任的失落環節,更重要的,這也是替本世紀的政治經營的型態,提出了另一種更合乎民主價值的選擇方案,特別是當前各國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行政革新運動之時,針對國內政府的再造方案,社區主義的理念也可以提供一條切實,而又可行的思考途徑!
從過去社區總體營造的成果中來看,雖然目前台灣的社區主義只在文化、建築與地方藝術的領域上萌芽,在公共事務的實踐上都毫無起色,但可喜的是,台灣自從解嚴之後,其所迅速激發的民間社團力量逐漸壯大,這股力量除了孕育反對的政黨力量外,也出現了為數眾多,以公民身份所組成的各種社團與基金會等非營利組織,這使得社會產生了一股源自於公民自主意識的龐大力量,在民主制度與國家力量產生區隔時,這也是社區主義發展的潛藏力量,不過社會的這股力量仍大多以非政治性與公私利益混淆的形式出現,使得這股力量暫時難以成為公民社會的重要支柱!
在社區主義逐漸發展進入國家的層級時,絕對有必要對政治社區與文化社區做一區分,前者是指一群人們生活在相同的政治規範與治理結構中,而後者乃是指一群共同文化的人們,藉由共有的語言、歷史和傳統來區隔異同的社區,在許多的國家中,政治社區之中通常包括了幾個不同的文化社區,當前台灣所面臨的族群與文化認同衝突危機中,就是屬於同一政治社區中的各文化社區產生了衝突,所以一個國家中族群的多元性,也易造成社會衝擊的高度成本,所以李登輝當時所提出的新台灣人口號,也正符合政治社區(新台灣人)與文化社區(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與中國人)的論述邏輯,而新台灣人口號也為選舉期間的族群衝突暫告解套,然而,政策政治所面臨的一種兩難,就是如何在一個既有的政治社區基礎上,整合不同的文化社區,而又不致摧毀,或是犧牲其他文化社區的自我認同與其本身的原貌,如此,台灣真正族群的問題方能就此迎刃而解!
事實上,多年來,隨著選舉的惡性競爭與政治人物的惡意操弄,早已造成整個台灣社會的動盪不安及族群裂解,台灣內部在彼此間始終缺乏互信,再加上來自中國的政經霸權壓力,早已造成台灣國家的競爭力下降與失業率上升,整個社會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氣氛,我認為社區主義在公共事務範疇的實踐,不僅能提供另一種植基於人性的關懷及信任,並能給予集體群性的本質思考空間,但更重要的目的,是在重新建構以社區公民資格為基礎的公民社區,或許,這正也可提供大家在思索台灣下一步該如何走的時後,能融入具有優良共治與共享多元融合的生活模式,我們要思考以社區主義來發展社區學校、社區義工、社區醫療、社區安全、社區生態環保、社區環境、社區互助、社區網路、社區軍隊與社區防禦等社區生活功能的具體建構,建立以社區價值為共同意識的社區主義型態,制定直接還政於民的民主政治制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